Nays

我喜欢
托尼克罗斯


我没病我还可以

懒惰,希望明天能画完叭。

不得不说这世界本就罪恶。

网络暴力真的很可怕,当你在屏幕上打出的一段文字发送出去的时候,这句话就像你的一个孩子,你该对他负责,每一句肮脏的辱骂就是犯罪,它是一把刀刺进别人心里,你永远也不会知道屏幕对面的人都内心有多脆弱,也不会知道你对他的伤害有多大。网络暴力这事是不可能靠管理的好的,只有人们意识到不应该对他人施暴,它才能有所好转。

我认为人所有的行动都应当建立在尊重他人尊重自己的前提下,但是很多人总把那些虚无的可笑的摆在第一位,那你自身就不可笑了吗?

用语言杀死一个人那你就是杀人凶手,如果死是对她的解脱,那我希望她的死能折磨你的良知。

(这事更多的是让我难过,就像有一颗星星它坠落了,但你也不知道下一颗是谁,请善待网络上任何人叭。)

一个半小时我也不知道我干了啥。
画的不行贴纸来凑。
先溜为敬,跑了跑了,哭哭。

是很早以前画的水彩(不是原创但是原图我找不到了哭哭。)和diy的手机壳。

在学校晚自习不写作业摸的骚气堆堆,天使魔笛,高冷宽宽。(日常我恨画画:))

该死的头发上色毁所有(是我本人自设)

【宽歪/豆腐丝/TKK】无人之境 27 END

終於完結了,看的心裡很難受。我每週的期待也結束了呢。

傅小葵Carrie:

Chapter Summary: 全员 “The old dreams were good dreams. They didn't work out, but I'm glad I had them.”


全文链接《无人之境》


当落下的车闸将他们分隔在铁轨的两旁,他终于知道,这大概就是结局了。他们沉默的站在那里,听着电车的叮叮声由远及近,然后从他们之间快速的驶过。


在他看不见的地方,他轻轻的挥了挥手。


当电车终于呼啸而过,他发现,街道的另一头,已一空无人。


也许这就是命运对他们最初的安排。正如两条直线,曾经在生命的某个瞬间无限的趋近对方,直到交汇的那一刻。但相交的过程是如此短暂,在那个火花般的瞬间之后,他们继续朝着着自己既定的人生轨迹,渐行渐远。


再见了,我曾经爱过的人。


 


在纸上划下了句号,罗伊斯轻轻地呼出了一口气。


他翻到文稿的正面,思索片刻后,将记事本扉页上的 “无题”叉掉,落款写上“无人之境”四个字。


从杜塞尔多夫直飞迈阿密的航线在那一周只有三趟航班。罗伊斯好奇地想,克罗斯是否知道这件事。


 


那日回家后,他踌躇了很久,终于恢复了手机的通讯功能。好些短信一下子蹦了进来。有电讯公司的,有短信销售的,还有,克罗斯的。


他没有阅读任何一条信息。只是简单的按了全选键,将通讯箱一键清零。


然后,他轻按了信息栏左下角的“+”号,起草了一个新短讯,在上面只打下了数字19,却又立刻删除了这条讯息。


反反复复了多次后,他终于将之保留了下来,接着拇指移到了收信人一栏。


他的手指在那里犹豫了非常久,久到手机都快要没电了,他才最终摁下了发送键。


19,那是他将要离开德国的日子。


 


在城市的另一端,克罗斯独自呆在工作室里。他坐在桌子上,手里紧紧的握着手机,眼睛一动不动的盯着工具台上的金属圆筒盒。


那只他努力修复过的钢笔,正笔直的站立在那里。


工作室里非常安静,墙上时钟的齿轮已经老旧,吱吱呀呀地发出挪动的声音,似乎是在提醒着克罗斯时间在一分一秒的流逝着。


滴答。


克罗斯的脑海里想起了他在路边咖啡厅爽朗的笑声。


滴答。


他想起了他泛着水光的深绿色眼眸。


滴答。


他想起了他在市政广场那个不带情欲的拥抱。


当时针快要接近数字11的时候,他终于坐不住了。


滴答。


Marco.


滴答。


我想要去机场。


滴答。


最后一次了,我想再去……见见他。


想到这里,克罗斯从桌上跳了下来,快步的抽出笔筒中的钢笔插到口袋里,然后转身拿起了搭在椅子上的外套和车钥匙,急匆匆的往大门的方向走去。


可就在他开门的一刹那,克洛泽的身影闯进了他的眼帘。


 


手指摩挲着笔记本中央隐隐凸起的痕迹,罗伊斯不知道自己是否还在希冀着什么。


“先生,头等舱的乘客可以开始登机了。”地勤人员拖着他和莱万的行李箱,站在沙发旁殷勤的提醒道。


沙发对面的莱万已经收起了平板电脑。


他今天穿了件简单的黑色连帽衫,搭配牛仔裤和运动鞋,让他看起来年轻了好几岁。


罗伊斯恍惚的想起他们第一次见面时莱万在场上奔跑的样子。


“走吧。”拎起电脑包,莱万微笑着对他说道。


“……嗯。”


罗伊斯最终合上了稿件,将手掌用力的摁在上面。


谁都没有留意到,在文稿的某一页之间,还夹杂了一张撕了一半的照片。


那就这样吧。


他最后朝窗外深深的看了一眼,然后转身走向了登机通道。


 


克洛泽就站在门外,似乎正打算敲门。


瞬间,克罗斯刚刚积蓄起的所有勇气,被尽数抽走了。


“……Toni,你要出门吗?”


克洛泽的气色不是太好,他的眼睛下方带着淡淡的黑眼圈,嘴唇也似乎有显得太过干燥。他的指尖微微带着寒气,不知道是不是在外面站了许久。


克洛泽的右手举在半空中,还摆着扣门的姿势,眼睛却望着克罗斯夹在左腋下的外套和攒在手心里的车钥匙。


“……”


克罗斯无从开口。


眼前的克洛泽,让他彻底失去了自己的声音。


克洛泽就站在那里,他认真注视着克罗斯的眼睛。


他在那里找到了答案。


 


“……你是要去找Marco吗?”首先开口的人是克洛泽。


终于,他还是提到了这个在两人之中自己一直设法回避的名字。


 


第一次,克罗斯看到了克洛泽的眼泪。


这个坚强内敛,处变不惊的男人,就站在他的面前,他的眼睛里蓄满了泪水。


“对不起,我不想哭的。”克洛泽慌忙抹着自己的脸颊,可是泪水却不听话的争先恐后从他的眼眶里涌出来。他往后退了一步,撇过头想避开克罗斯的目光。


“我一直告诉自己,那只是个意外。我想你会看的清,会回心转意。”克洛泽的话语断断续续从他哽咽的嘴边传来。


“可是……可是看看我们,看看现在的这一切。”


他试图控制自己的情绪,但多日的忍耐终于在这一刻决了堤。


 “Toni,请你告诉我,我们到底怎么了?”


他依旧掩着自己的嘴,一向如湖水一般平静的双眼正饱含泪光地望向克罗斯,期待从他这里找到一个答案。


 


咔嚓。


克罗斯的灵魂深处似乎听到了一个声音。那里一直有的一颗小小的心,它刚刚破碎。


 


克罗斯走向前一步,紧紧的搂住伤心的克洛泽。他在他的怀中发着抖,但依然想拼命抑制住自己的泪水。


“对不起。Miro。对不起。”克罗斯低声的道着歉,目光却望向远方。


克洛泽呜咽的哭声终于不再压抑了,他反抱住克罗斯,让泪水连同多日的委屈肆意地宣泄出来。


 


克罗斯就这样一动不动的抱着他,将他的头压向自己的肩膀,任凭那里湿了一大块。


他的目光呆呆的平视着前方。


街道上一辆辆的汽车呼啸而过,偶有行人路过往门内一瞥,又转开视线继续自己的旅程。


克罗斯想起了他和罗伊斯共同看过的第一部、也是唯一一部电影,想起了电影结尾的那句,他曾经难以参透的独白:


This kind of certainty comes, but just once in a lifetime.


 


中午12点30分,欧洲之翼EW1182航班从杜塞尔多夫机场起飞,在短暂的滑行之后快速地攀升入平流层,直直的往北冰洋的彼岸飞去。





 


FIN.


文前文后,戏里戏外,所有的爱恋与伤痛,所有的争执和纠缠,在这一刻终于画上句号。


虽然提到了很多次了,但是在最终章,还是要向所有追文到今天的朋友们,认认真真的说上一句谢谢。你们或默默的在每一章节里点下那个红心,或在评论区留下了精彩的评论,或在给作者的私信里热烈地表达了自己的感受,或特意为本文单独发了长评。不管是哪一种表达方式,作者都要向大家致以自己最诚挚的谢意。文章因为作者有了开端,但因为你们才得以延续到尾声。


正文在这里结束了,而作者从开文之初就一直深藏在心的、隐忍不发的想法和感悟,以及对大家反复提出的问题的看法和解答,也总算可以通过《后记》的形式,一次性的和所有朋友们彻底的分享了。如果你也喜欢《无人之境》,喜欢文章中的人物和他们的故事,请务必在明天的同一时刻,和作者一起,同游完这段最后的【秘境之旅】。


最后的最后,只想给四位主角都分别献上一首歌曲:


 


歪歪:


當我伴侶為我等 我便會憎


憎多心的我太懂累人


——《烟霞》容祖儿


豆腐:


如除我以外在你心 還多出一個人 


你瞞住我 我亦 瞞住我 太合襯


——《你瞒我瞒》陈柏霖


阿宽:


假使你是情侶 假使你共同一起生活裡


同樣會記掛她身於咫尺心於千里不可抑壓像潮水


想想我為誰廝守終生死去 罪惡感中找樂趣


—— 《远在咫尺》陈奕迅


学长:


我共你 關係如 等大石開花


美好一剎 可殺死我吧


因此不捨這滿場 頹垣敗瓦


——《瑕疵》麦浚龙&莫文蔚


 


【不想說明 只想反應】——全剧终。

我終於畫完了。
喜極而泣!!!
ค(TㅅT)ค

證明自己還活著隨手混一波。

虽然画的很丑但还是忍不住发了出来。_(:з」∠)_